您的当前位置:器材 > 新闻资讯
决定性瞬间原来是“偷偷摸摸的摄影”
发表时间:2014-01-20

很少有人知道,布勒松最初把他的街头摄影定名为“偷偷摸摸的摄影”,后来才改名《决定性瞬间》。布勒松哪怕后来什么也没写,就凭他的那些街头的精彩瞬间和“决定性瞬间”这5个字,也足可跻身世界顶级摄影大师之列。

街头摄影要求摄影人敏锐、有超强的发现能力。要在杂乱无序的寻常生活中发现有意味的照片,不光要脑子好、手快,同时要求摄影器材敏捷、低调、高品质。

“偷偷摸摸的摄影”并不难办到,特别是数码时代,不说那些密拍设备,用手机拍照就不易引人注意。“偷偷摸摸的摄影”难办到的的是既隐蔽,影像品质又高。那些相机性能王,都大而重,对人充满了攻击性,并不适合街头这样需要隐蔽抓拍的场所。而小而轻的相机,又因为性能与影像品质有差距而留下遗憾。

这也就是为什么过去名家首选相机是徕卡M型的原因,像我们熟知的布勒松、弗兰克、马克.吕布、萨尔加多,这些大师级的人物,都是用的徕卡M型。并不是为了装阔,低调而高品质,在这方面,徕卡一直没有替代品。

其实徕卡并不容易掌握,许多人用徕卡会有障碍,因为自动化程度低。我原来用徕卡M3、后来用徕卡M6,现在用徕卡M9,刚开始也觉不好用。用久了,徕卡有一种与人融为一体的感觉,我现在用徕卡M型相机甚至比自动相机还快。

徕卡只有两种评价,要么是最好的,要么是最糟的,总之,徕卡不是为大众准备的。

徕卡除了贵,就是保守,不太用新技术,几十年不变,特別是徕卡M型的取景方式,哪怕是M9,也只能用眼平取景。这也不仅仅是徕卡的遗憾,所有高端135相机,就是单反,也是眼平取景方便。

这造成一个无可奈何的现实,我们所观察到的世界,基本是齐眼高度的,大概1.7米左右。超过这个范围,因为取景不便,被我们忽略了。

2013922日至113日,我进行了一次远征,沿当年中央红军走过的路拍长征路上的当下生活。因为拍摄重要,我选择相机很慎重,必须低调、好带、好用,影像品质一流,入选的相机只有徕卡M9、富士X-Pro1、富士X100s。原来主打机准备用加35mm头的徕卡M9,光线不好时用富士X100s,富士X-Pro1装变焦头应付远景或风光。

                                              

走前正好富士XM1发布不久,这是富士X系统首部带翻转屏的相机,就临时起意带了一部。虽然也是M型,但价钱大约只徕卡M91/10,开始并不以为能派上多大用场。没想到的是用上后,就放不下手,后来长征路上,富士XM1越位成了主打机。长征43天,行程25018里,共拍了28000个镜头,80%以上的照片竟然是富士XM1拍的。

“偷偷摸摸的摄影”难做的是鱼与熊掌兼得 

富士XM1是我使用过的最漂亮的相机之一,说它是富士X系列最漂亮的相机也不为过,尤其是橙色机身,漂亮得老担心拿出去太引人注意。好在机身小巧,两手一握就藏得差不多了。

                                             

富士XM1机身虽然是塑料底子,但很耐用。这次长征条件艰苦,不拍时就把它随手扔车上,有时从椅子上摔到地板上,机身伤痕累累,外层镀铬层都磨掉了,露出了黑塑料,但机身操作如常。我有时想,这机身如果用黃铜,现在就是大家膜拜的沧桑一侠了。

富士XM1虽然是X系最便宜的可换镜头相机,也省了不少功能,甚至机身都是塑料的,但主要指标并无妥协。

我以为对一部相机,什么都能省,唯一不能省的就是影像品质。许多相机制造商为区分高、中、低市场,相机价钱不一样,影像品质也会不一样。富士XM1在这方面很显厚道,除了与它的顶级机采用一样的尺寸APS-C 1630万有效像素的X-Trans CMOS传感器,处理器软件甚至更高级,是EXR Processor II

富士对他那块影像传感器充满了自信,在宣传资料中写的是媲美全画幅影像品质,而根据我的使用感受,在清晰度、微反差、细节表现,没有哪款全画幅比它更好。

 

我们很迷信全画幅,当然画幅比像素重要,像素并不是越多越好,超过临界点,像素多了反有害。而画幅,是铁定的越大越好。遗憾的是现在所有的全画幅所用的影像传感器都是拜耳排列,要克服由此产生的摩尔纹就得加块低通滤镜,哪怕是号称取消了低通滤镜的全画幅,其实多只是取消了一半。低通滤镜是模糊影像的,有这块镜在,清晰度、细节就会损失至少5%。

拜耳排列的影像传感器如果取消低通滤镜,哪怕是一半,必须用软件消除摩尔纹,这同样对影像品质有害。这使得许多号称取消了低通滤镜的相机,在综合品质上,还不如有低通滤镜的。如DxOMark实验室公布取消低通滤镜的索尼RX1R传感器测试结果,综合得分是91分,而同一型有低通滤镜的索尼RX193分。尤其是动态范围一项,索尼RX1R13.6EV,而索尼RX114.3EV,存在约0.7EV的差距,至于分辨率,索尼RX1R没有任何提升。

富士XM1使用的影像传感器,像素是按胶片原理排列的,真正取消了低通滤镜,其影像品质,只有徕卡M9在低感,也就是400度以下比它略胜。这主要得益于徕卡M9使用的是CCDCCD在反差、色彩、油润感,天生就比CMOS好。但高感不行,超过ISO 800度,富士XM1就完胜。富士XM1ISO 6400影像品质还可用。这对经常要在暗环境下抓拍人物的摄影师尤其重要。

相机应该是机身越小、影像品质越高就越好,如果半画幅能达到全画幅的水平,甚至更好,我们有什么必要去追求又大、又重、又贵的全画幅呢?

半画幅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同样的视觉,半画幅要比全画幅景深大许多,这对像街头这样需要全景深反映的照片,是一大优势。我们常津津乐道大光圈的焦外虚化,其实虚化是以损失信息为代价的,要想虚化后期很容易办到。而要想从近到远都清楚,则是不易办到的事,如果没拍到,靠目前的技术后期根本不可能达到。

 

相机能拍视频是一大进步,富士X-M1支持1920×1080p视频录制,在很顺手按到的位置设置了录像键,录像不用像其他X型高端机要到菜单中找,只是举手之劳,以至一路凡拍视频,我都是用的富士X-M1。此外,相机内置了Wi-Fi功能,通过“FUJIFILM Camera App”可将照片传输和保存到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

富士X-M1的弹出式内置闪光灯,闪光指数相当于7,支持超级智能闪光技术,可以根据场景环境来调节光量。拍夜景可自动照顾环境光,晴天用来补光可使人物光线更自然,是我用过的随机闪灯中,色调最自然的小闪灯,以至我这个从不用闪光灯的人,偶尔也会用它补补光。

三、“偷偷摸摸的摄影”也逃不过镜头决定品质

相机的发展史其实是由大到小,从架上拍摄发展到移动拍摄的历程。富士XM1因为没有反光镜,快门单元小,震动基本可以忽略不计,1/8秒还可以有保障拍摄到清晰画面,哪怕偶尔用到1/2秒,也有极高的成品率,这对移动抓拍非常有用。富士的变焦头也有防抖功能,机身不抖还可防抖,这使富士XM1在手持拍摄时,信心倍感增,就是拍风光,也可不用三角架获得极高品质的图像。

决定一台相机品质的,不仅仅是机身,有时镜头更关键,因为再好的机身,影像品质也得通过镜头实现。

                                                         

富士龙镜头在大画幅相机中一直有名,现在的哈苏中画幅数码相机一直就用的富士龙镜头。富士X-M1可以使用所有X系列的高品质镜头。 

富士X-M1的新开发的套头是富士龙XC16-50mmF3.5-5.6 OIS,很小巧,镜头焦距等效全画幅24-7675mm,这是平常摄影最常用焦段。这头虽然便宜,但与机身制作一样,省料不省品质。镜身虽采用塑料材质,但关键地方决不偷料。 

富士龙XC16-50mmF3.5-5.6 OIS采用了与它的高级镜头同样的EBC镀膜,以及10/ 12片的全玻璃镜头配置,包括3个非球面镜片和1 个超低色散镜片。影像品质达到了与它的高级变焦头XF18-55mmF2.8-4 R LM OIS一样的水平。它们的区别只有光圈不同、价钱不同,并无影像品质差别。

富士XM1的对焦系统因为定位关系机身省掉了对焦像素,在X系列不是最快的,这很遗憾。但因为镜头没偷料,富士龙XC16-50mmF3.5-5.6 OIS搭载了高精度步进马达,对焦仍很果决,极少有拉风箱的现象出现。特别是它増加的面部识别功能,很智慧,快而准,对人物抓拍非常有用。拍摄时基本不用先对焦再构图,只用管构图,相机会主动识别要拍的人物合焦,这对瞬息万变的街头摄影极为有用。

我最喜欢稍晚推出的富士龙XF 23mm F1.4 R镜头,811片的镜片组设计,其中包含一枚非球面镜片,用料非常实在,7片圆形光圈叶片则可以表现出非常柔美的焦外;在未开启微距模式下最近对焦距离为60厘米,开启微距模式后则可以达到28厘米。这头粗而大,滤镜达到62mm,老实说,安在富士XM1上有点头重脚轻,我老怀疑这头的影像圈或许可以覆盖全画幅。

镜头大用料猛的好处是影像品质高,富士龙XF 23mm F1.4 R镜头能提供角对角的锐利影像。我用过许多定焦头,这支视角相当全画幅35mm视觉的镜头,是我使用过影像品质最好、最喜欢的镜头之一。这头不仅影像品质奇高,操控也好,它的自动转手动对焦,只用将对焦环一推一拉就完成了,方便快捷,是一个创造。以至这次长征路上的影像,有超过75%的画面是用这支镜头完成的。

四、翻转屏使“偷偷摸摸的摄影”成为优雅的观看

屏幕取景无疑是个进步,很少人意识到这也是摄影的原初状态。早期的相机,全是屏幕取景,就是今天,大画幅还是在用屏幕取景,只是这种原始的屏幕取景,暗,影像是倒的,取景艰难,得在头上罩块布。

现在的液晶屏幕,取景几乎无所不能,屏幕甚至能翻到前面取景自拍。如果说摄影是看的艺术,那今天的屏幕取景就是看的革命,特别是翻转屏,它使取景无所不能。

相机被称为人类的第三只眼,这只眼因结构关系,135相机长期只能顶在脑门上。 把相机举在额上,哪怕再小的相机,马上就有了攻击性、引人警觉、甚至反感,因为这个动作很像射击。

现代的屏幕取景无疑是个进步,屏幕取景等于是把眼珠抓在了手上,使离首观看成为可能。但固定屏幕的取景形态,是最不稳的,两手前伸,远离身体,如同跳骑马舞,仍很引人注意。而低角度,固定屏幕与眼平取景没多少差別,都得像鸵鸟一样撅着屁股,斯文尽失。对举过头顶的高角度,超过一定限度也无能为力。

只有当屏幕可以翻转的时候,高角度才可不受限制,而低角度,也不用撅着屁股。特别是正常拍摄,可以不用像跳骑马舞一样把相机推得远远的。将屏幕翻起,放在腰间,不光隐蔽,还稳定。重要的是,改变了135相机一直眼平观察的局限,不直视对方也可准确取景,既可以像狗一样看,也可以像鹰一样看。这对需要“偷偷摸摸的摄影” 的街头,确实是件很爽的事。

遗憾的是相机制造有个奇怪现象,翻转屏都是用在低端相机上,仿佛装了翻转屏,相机就显得不高级。专业一点的相机,如高端单反,都是眼平取景方便,有些能屏幕取景,性能都不好。

现在翻转屏制造技术已很成熟,不给高档机装翻转屏多半是个认识误区,似乎装了就不高级,或者不经典,其实如果真想装高级,就是装了翻转屏,背在那里不动也是可以的。相机毕竟是工具,多一项能力总比少一样好。但目前要找个影像品质一流,小巧,取景又方便的相机真不容易。

富士X-M1机身背面采用92万像素3.0英寸可翻转式LCD显示屏,翻转角度上翻90度、下翻90度,如果不想翻到前面拍纪念照,严肃摄影完全够用。

富士X-M1并不因为小巧而牺牲了操控性,翻转屏的相机常常因为那块硕大的翻转屏而牺牲了操控,不知把那些按键往哪儿摆。富士XM1按键排列整齐、简约、有条理、操控方便。菜单和转盘都是那种一看就明白的好用型,不用看说明书,上手就会用。

富士XM1的连拍为每秒5.6张。我信奉最好的照片是抓好第一张,哪怕用单反也很少用连拍,而对开机时间和时滞有比较高的要求。富士XM1的启动时间为0.5秒,快门时滞为0.05秒。对这些数据我们其实没什么概念,这么的说吧,富士XM1开机就能拍,快门时滞肯定没徕卡M9短,也不如单反利索,但一般也不会误你事。

 

街头摄影是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能够适应街头的相机并不多,而街头摄影的题材又极重要,我们人类的公开生活,不是街头就是村头。街头也是摄影师随时都可踏入的领域,翻翻摄影史就可以发现,世界顶尖的摄影大师,其实都是一些街头摄影师,开篇说到的以布勒松为首的那些牛人,除萨尔加多外,都是拍街头的。

我把富士XM1比作街头神器,是因为街头摄影特殊,高度敏感,要求相机魚与熊掌兼得。如果仅仅是影像品质好,这在富士X系列并不稀奇。富士XM1独步江湖的,它是富士X系列唯一装了翻转屏的相机。

找一部影像品质好的相机不难,找一部拥有翻转屏的相机也不难,如果找一部影像品质好,还可翻转看人的相机,你的选择就不多了。我在这里撰文推荐富士XM1,只是想为那些游走于街头或者人群,对影像品质有极高追求,又囊中羞涩,或者不仅仅是为了省钱,只是不愿那么张扬的人,有一个称心的选择。

翻转看人   街拍神器富士XM1 

——宋刚明 撰文 

作者介绍: 

宋刚明 

影像学教授,享受长江学者待遇。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武汉大学客座教授;武汉大学EMBA总裁沙龙摄影导师;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 

分享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3 www.cicpho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有刊登的新华社及中国影像门户网站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影像门户

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IC简介 | 关于我们 | 我要连接 |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 京ICP证010042号
京ICP备13027514号-1 | 可信网站认证 |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34号 | 网上传播视

logo2013 © 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所有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