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影像 > 名人堂
摄影与中国城市
发表时间:2014-01-24 来源:财新网 作者:巫鸿

    谈“镜头下的中国城市”以前,我想谈一点比较广的问题。我和顾铮先生的身份不一样,他是摄影的权威专家,而且很谦虚。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以美术史为主,也做人类学和其他的。我肯定不是一个摄影家或者摄影理论家,但是对摄影很有兴趣。所以,第一个问题就说一说,为什么我对摄影有兴趣。对我来说,摄影对我有一种很强的力量。我有很多书,不是计划要摄影史,但是不知不觉地把我引到摄影,比如说《废墟的故事》就有摄影的问题。可能大家不是做摄影的,可能是做文学、做建筑、做商业的。但是,摄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我们可以分享的题目。

  

  芝加哥大学教授 巫鸿

  在西方整体的知识建构里,摄影的作用非常大。有一些很重要的理论书,并不是摄影家写的,也不是美术家写的,比如罗兰·巴特、苏珊·桑塔格的书,他们是文学家、作家或者公共知识分子,但是对摄影情有独钟,摄影把他的心灵、脑子中的东西抓住。摄影为什么是摄影?我觉得很有意思。刚才看顾铮先生这些图片,有些我知道,有些我不知道,会感觉到一种力量,和绘画、雕塑不太一样。我们可以研究一张绘画,一个很有名的画家,19世纪、20世纪的,不管是张大千、黄宾虹,或者画过废墟的吴作人、高剑父。但是,那是艺术作品,属于那个时代。高剑父也画了日军轰炸商业艺术馆,我们首先看的是他用水墨在纸上画的艺术作品。但是,我们看到摄影家金石声的作品,这个东西的作者是金石声,但它又是一个真实的东西,历史在延续。摄影是一个图像,是一个摄影家的创作,是一件作品。但是,这个摄影作品又不完全属于这个摄影家,是一个东西,已经消失的,但今天还“活着”,对我们有影响。像我们每个人都有的,翻开家庭相册,你可以看到去世的祖母。肖像画的感觉可能不一样。看肖像,你会有一种很强的个人的感觉。摄影是1830年左右发明的,从历史来说,它把人的整个和世界的关系改变了。这又是一个很大的题目。

  我写这本《废墟的故事》,是自我的学习。中国几千年来,从商代、周代到了晚清,没有人画废墟。当然,中国有很多的房子拆掉,中国人不画的,但外国人画,外国人画很多,罗马怀旧什么的。但是,摄影传入以后,中国人就开始画了。对我来说,摄影改变了人的眼睛。原来都看得见的,但是没有进入艺术,通过摄影才进入艺术。摄影的重要性渗透了很多地方,比如说废墟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中国很多城市都在拆迁,墙上都有“拆”字,还有很多新房子。艺术家中,谁对这些最敏感?是摄影家,并不是油画家或国画家。他开始拍,开始抓,开始找。而且,这些被拆的房子,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得见,还保留着。

  还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我一直在问:很多中国很有名的画家,都是美术学院培养的,从中学到大学都在画石膏像、画人体,写实的能力非常强。但是,当他们做创作的时候,往往要用摄影。我问过陈丹青、刘晓东、俞虹,说你们那么有本领写实,为什么要用照片?陈丹青和刘晓东用了很多照片。对我来说,摄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并不是两个。一般人说,摄影有两个很简单的解释:一个是记录,记录下来做历史材料,这是摄影很重要的一点;它还是一件艺术作品,很漂亮,比如肖像或者其他什么。这些都是对的。但是,从历史上看,摄影包括对一种图像的意义。图像的价值,有一种非常特殊的东西,所以近年来的西方学界,不单是艺术史家,还有文学批评家、史学家、人类批评家很多人都在研究摄影。既然大家在这里谈摄影,我没有给大家结论,可以想一想一张照片背后的意义在哪里。

  刚才顾铮先生展示的照片,有很强大的主体性,基本都是上海的摄影家在拍上海。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现在我们研究历史,比如研究清代的画,我们是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去研究,并不是作为一个内部的人研究。一个北京人来看这些的感觉,和上海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摄影的主体性是非常有意思的,在比较宏大的主体性里面,每个摄影家又有不同的概念。有的人表现很小的私密空间,自己小屋子里的一点儿东西;有的人表现的很大的东西;有的人表现商业。

  我现在也在写一本关于摄影的书,不是历史。摄影史是一个历史,它有过程、有发展,有各种潮流,远远超过我的能力。我很希望在顾先生的领导下,将来能够有非常好的中国摄影史。现在有若干本,我都在收集。每一本都做出了贡献,但是在资料的翔实,包括对每个摄影家的深度研究,整个档案整理,中国还缺少。我希望国内做摄影史的人能够做这个事情。摄影史成为一个领域,特别是在中国,可以说还有一些准备工作。做一个严肃的领域,需要资料的积累和研究,需要方法论,不是外国拿过来用就可以了,中国也有复杂的情况。对我来说,做一个美术史出身的人进入,我主要把它做一种形象来对待。但是,这种形象有特殊的技术,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而是摄影。这方面,我自己也需要学习,考虑暗房技术,有很多这种处理。我是一个历史学家,基本上是做个案,做的东西有一点像散文、随笔。我做一些对我来说很有意思的,历史上的一些摄影师和作品。我觉得,这些作品对我产生了很强的吸引力。摄影作品太多了,不可能全都写。

  一个叫菲里斯·比亚托(Felice Beato)的19世纪的西方摄影师,在世界摄影史上很有名。他本人是意大利人,后来变成英国人,是第一个拍摄战争的摄影师。现在大家想,战争摄影是很有意思的。我在西方看报纸,关于战争、毁灭的图像,不管是中东还是其他什么地方的,都非常多。他是第一个拍摄战争中尸体的人,拍摄战争的灾难和痛苦。他是一个殖民主义者,跟着英国军队,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来到中国。他一路拍下来,一直拍到北京,拍到圆明园被烧。但是,当时的摄影技术不可能拍动态。所以,关于他留下的照片,我在做一篇文章。有一个契机,我写废墟的时候提到他。他的作品现在很分散,这些照片都在西方,中国没有。当时他的主顾都是西方人,中国没人买,都在西方的美术馆。但是,我最近在西方一个非常著名的美术馆里发现了一套他完整的作品,包括他自己写的注解。这个美术馆对中国没多大兴趣,所以这套作品是捐献给它的,从来没有被人研究过。摄影还有一些东西,有点像考古要发掘。

  

分享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3 www.cicpho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有刊登的新华社及中国影像门户网站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影像门户

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IC简介 | 关于我们 | 我要连接 |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 京ICP证010042号
京ICP备13027514号-1 | 可信网站认证 |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34号 | 网上传播视

logo2013 © 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所有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