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摄影
Travel Photography
您的当前位置:旅行 > 境外旅行目的地
极致震撼 冰岛极光风暴
发表时间:2014-01-01 作者:BToxin




极光在哪里?
老公是地理摄影爱好者,对冰岛的向往在好几年前就已滋生,只是被惧怕寒冷的我延迟了一年又一年。
去年年底的一天,我正在琢磨东非地图计划年初去看非洲大草原上看千万动物的降生,老公拿来一个新闻给我看,说是天文学家预测太阳黑子的活动性将进入一个为其12年的低谷期,这意味着在今后的12年里地球上看到极光的机会会越来越低。
当头一棒。
当机立断暂放下非洲,我们开始研究看极光的计划。 问题是在哪?什么时侯?
这一点上我十分佩服老公,一但对什么事情感起兴趣来就很有钻研精神,一定深入到底。 就这样一个生物学博士后开始了几个月对极光和气象的研究。
极光有北极光和南极光两种,呈现在地球上下的两个光环。网上大家看到的照片99.5%都是北极光, 因为南极光的那个圈圈底下没有大陆。 因此只有光环下覆盖的大陆上才能看到极光, 并不是想象中的越北越好。
因为地理和物理属性,所以极光最佳观测点有美国阿拉斯加,加拿大北部,北欧三国的中北部和冰岛。英国的高地也勉强,但是由于纬度的原因,运气好时只能在地平线上看到一抹绿, 头顶上一大片绿光是万万看不到的。
除了地理位置极光跟气象关系甚大,必须寒冷,无风无云天气晴朗,缺一不可。因此这几个地方因为天气差异,看到的极光的几率也大大不同。北美天寒地冻,又不下雨,尤其加拿大北部的黄刀镇是个公认的好地方,一年200多天能看见极光。阿拉斯加也很给力,很多有名的极光大作都出自那里。相比之下冰岛和北欧天气多变,即使极光活动性再强, 一旦被乌云遮挡便什么也看不见,几率并不高。
我倾向去北美,可是老公反对,理由是那里很难找到一片安静的水面。
我顿时恍然大悟, 没有水哪来的倒影啊!看来老公这次拍摄极光是动真格的了!
因为维度的不同和地球磁场对太阳黑子…………(省去500字科学分析) 在对北美和冰岛的反复衡量中老公最终选了冰岛。我始终耿耿于怀,我们在英国,离冰岛最近,加上申根签证尚还有半年,别地儿还得再签,老公不会是想省钱忽悠我的吧!
我们只能请3天假,加双休日5天时间,什么时侯去成了最大的问题。
反复研究冰岛的气象云图,满月和新月对极光的影响…….(再次省去500字科学分析) 老公淡定说等黑子活动性一开始,加上冰岛南部云层有转移趋势以后,我们马上买6天以后的机票。
“为什么是6天?”我实在是将信将疑。
“因为能量积累到最高通常要5天,加上高能粒子飞到地球上空100公里要1天。”老公轻描谈写好像在哄小孩。
从一月开始,老公每天都在观测冰岛气象,并手动画出冰岛过去三年中极光强度的曲线图。
二月底的一天我回家来一进门就看见老公已经在收拾他的摄影器材了,我大喜马上激动的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冰岛了?!”
“别带太多衣服!”老公跟在我屁股后面喊道。 我早己奔上楼去找出我准备好的滑雪衣。 一激动,又打电话说动了挚爱的女友和他的德国男友Arthur同去!
等待极光
为了省钱,我们没有坐英国直飞冰岛的航空, 而是从丹麦转机。5个小时硬是变成了10个小时,好在极光在晚上,白天浪费点时间就不去计较了。
从丹麦到冰岛的飞机上我眼泪婆娑,窗外一望无际厚厚的云层,连个大陆的影子都看不见!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老公哄了我一路说云在飘嘛,我们有5天的机会呢!
冰岛的物价并不贵,货币和英镑比率是1:190。在机场用几百英磅居然换出十几万现金来。揣在怀里厚厚一沓钞票顿时有种麻雀变土豪的感觉。
冰岛的公路异常简单,环岛只有一条公路,中间的部分车进不去因为冬季封路了。车子租的是最便宜的4人用小轿车,公路非常好,出了首都路上基本看不见车子,因为冰岛80%的居民都住在首都!
我们行程也很简单, 出了机场去国家公园去看间歇泉。 此后一路往东开到Vatnajökull大冰川,最后一天再开回首都机场。
“好像指环王里的场景啊!”车子已经开进山区,我趴在车窗前望着眼前的地貌感叹道!冰岛的地貌基本上没有植被,大地被黑色的火山灰覆盖,远处巍峨的山峰,冰川一泻千里!
“那是因为指环王是在这里拍的!”三个声音同时喊起来,一个英文,两个中文。顿时显得我好没文化……
一路上大家精神抖擞,聊起在冰岛拍的科幻片来两眼放光,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我有些着急,希望尽早赶去间歇泉晚上在那里等极光,想象着绿色天光下长曝光的喷泉,多美的画面啊!
可惜幻想中的画面根本没有发生。
天黑的时候我们才赶到间歇泉的那个国家公园。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硫磺味,泉水就在附近,可是转悠了几个来回黑暗中就是寻找不到。
泉水没找到, 我眼巴巴的望着天空,虽然一片漆黑但还是能借着微弱的光看见天边厚厚的云层。云层对于极光来说是最致命的, 我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
就在开车回旅馆的路上,隐隐约约的看见天边出现了一道极其微弱的灰白色的光带。实在难以确定是一片白的云彩还是微弱的极光,于是我们索性停下来熄灭了车灯,四人死盯着天空望。一番七嘴八舌的讨论之后, 四个生物学博士谁都不知道头顶上的光是什么!
老公不声不响的拿出相机来,开始对天边的那片光来个长曝光。
“哇噻! 真的是极光啊!”两分钟后我对着相机屏幕中的照片大叫起来。真真确确一道绿色的光带成像出来!
“这光也太弱了!” 连一向乐观的Arthur都叹了口气。 看来大家心里都不是个滋味, 眼前的景象和想象中的极光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熬了三个小时,这道光始终没有什么变化。半夜2点四个人只能回客栈睡觉去了。



喷发的间歇泉 (The Great Geysir)
早上睡了个懒觉, 赖在床上不想起来。难得没有出门照日出,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事情在我们的旅途中是极少出现的。
“快起来,门口有只大狗!”老公在厨房里对我喊过来。
一听有只狗狗我噌的就跳起来,穿着t恤赤着脚就跑出来了。这时才发现这个农家客栈很不一般, 因为地板是热的!这么大的房子, 上上下下全是地暖。
当我正啧啧赞叹之余, 女主人推门进来了。 门一开马上刺骨的寒风就逼来,相比之下,屋里简直就是个暖房。
“冰岛有太多地热温泉,能源充足,水和电都是免费的。家家户户当然都是地暖!”女主人英文流利。
我和老公立即由衷的羡慕起来。 这个金庸笔下的冰火岛果然是个好地方!
“早餐不够吃的话在冰箱里拿,走的时侯关上门就行了!” 女主人很和蔼的对我们说。说话之余厨房里已经摆上一桌丰盛的早餐,然后自己转身出门进城买菜去了。
我想了想又追出门去,“这门怎么锁?”
“在冰岛是不用锁门!”女主人随手拉开车子,大狗一下跳了上去。显然她也没有锁车。
早饭的时侯,一桌子人都在讨论冰岛人的小康生活。一直以为冰岛破产后会对人民生活有很大影响,如此看来我之前的偏见实在太大了!
向着地热间歇泉的方向开去时,发现一路上有许许多多巨大的玻璃暖房,里面全部种着蔬菜。 已经快正午,光线充足,暖房的日照灯还是灯火通明… 灯光24小时开着,电真是多的用不掉啊!
冰岛的地貌无法耕种,农业全靠暖房里的电灯照着。电又来自地热,无穷无尽。这种能源的循环与平衡,当真叫人赞叹!
靠近间歇泉时,硫磺的味道简直像进了个放了一百个臭鸡蛋的屋子。远远望去,广阔的大地上散落着几十个半沸腾的泉眼,大小不一。每个泉眼上面飘都一绺白烟,像极了电影里战争过后战场上残留着的很悲壮的场景。
大多数泉眼只能沸腾着冒泡,能时不时喷发的的泉眼也只有一个。
我们迅速跑向那个最大的泉眼,还没到跟前,呼的一声,一个巨大的水柱从地下一跃而起,仿佛一巨龙从地下破土而出,然后哗的一下,沸水飘落一地。
整个过程不过三四秒,惊世骇俗。
老公不紧不慢的支脚架,镜头,滤镜….气定神闲。拍摄喷泉真是不用着急,每隔几分钟就喷发一次,永无止尽。不像拍日出日落,每次慌慌张张的抢时间,太阳不等人。
我站在旁边,看着泉水喷发了十次以后就有些无聊了。这时看见一个年轻的男人扛着专业的摄像设备大包小包的朝这边走过来,好像很专业的样子。我马上迎了上去准备抓住他聊聊天。“Hi, 你在这里看过看见过极光没?”我上来就问。
“前年来这里时看到过, 今年还没,我才来了10天!”好重的德国口音。
Arthur在旁边一听立即来精神了, 马上也凑过来。估计一路上被我们的中文搞的头昏脑胀, 这时见到个老乡好像见到知音似的。
“什么?来了10天都没看到!”我提高了音调。
“我们一共才呆5天!你觉得这两天能看到极光吗?这天气能好起来吗?对了,你手机在这里能上网吗?今晚天气咋样?”我一口气问了一堆问题,为了不让Arthur插上德语。
“看极光是要有运气的,微弱的极光常常有,强烈的极光却很难遇见呢……” 德国小伙很有耐心的用英文回答着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手上熟练撑起庞大的三脚架来。
10分钟后我就败下阵来, 两个德国人用乡音嘻嘻笑笑的聊起天来。
我怏怏的走开, 决定找个不烫的泉水洗洗手。走了一路突然发现有些地方摊放着一推一推的石头。一个念头迅速闪过。
我马上跑回到老公身边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泉喷那么高, 其他的都不喷?”
“为什么?”老公聚精会神的手持线控,目不转睛的盯着泉眼,等着下一次喷发前按下线控。
“我觉得是因为当地人把那些小的都堵住了, 压力都集中到这里来,才能喷一个大的!”
“只有你这个小恶魔才有这么邪恶的想法!”老公笑笑,显然以为我在说胡话。
“不信算了!”我又走开了。
至今也不知道我的猜想是不是对的。
晚饭后女友和Arthur留在客栈里泡室外温泉,我们自己又驱车出来等极光。又是一晚的失望。
夜里躺在床上我失望的沉默着,老公转过身来趴在我耳朵上轻声对我说:“我保证, 极光明天一定会出现的!”
“为什么?”
“因为极光女神说今天看见一个小女孩撅着嘴说一连两天都没看见她,明天…”
诶!又来这一套了。


早上起来,是我的生日,心情大好。30岁前最后一个生日,没想到是在冰岛过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老公都有强烈的预感今晚极光肯定会露面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距Skaftafell往东一个小时车程左右的一个冰湖The Glacier Lagoon,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入海口。我们计划着白天在这里看冰湖拍日落, 太阳下山后折回旅馆check-in,晚餐以后再摸黑开车去冰湖等极光。
自从2007年埃及的旅行过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和朋友同行了。因为老公迷上地理摄影,之后的旅行中都是起早贪黑,一个地方往往去个三四次只为等待一个光影的瞬间。这种挑战极限的旅行方式足以把人折腾到崩溃,所以在过去的六年中我们也很少约朋友同游了。
冰湖的奇特之处在于常年都有巨大的浮冰在湖里,而且呈现出蓝色的冰。因为受全球变暖的影响,冰岛冰川的消融速度正在加快,南海岸的冰川一点点融化,而冰川中间的冰湖就是坚冰融化而成的。此时大块大块的冰山和浮冰被阳光一照,更加晶莹剔透。 007电影里Die in another day的场景就在眼前。
海滩在公路的另外一边, 因为火山爆发,整个海滩都布满了黑色的火山灰-这就是冰岛著名的黑沙滩了。有一些浮冰, 因为蹭上了黑色火山灰变得不那么晶莹剔透了。这让完美主义的我总有一种想去清洗浮冰的冲动。
女友和Arthur牵手去黑沙滩散步去了,我和老公在冰湖旁边徘徊, 寻找晚上拍极光的最佳角度。
“喂!女孩子,你怎么穿了个白色的裤子来这里?还这么干净!”一个美国妇女大声向我喊来。“你看我的衣服,昨天穿上今天已经成灰色的了!”说着抖了抖她身上那件灰白抓绒上衣。
是啊,只要一有风吹过,细微的黑色火山灰便夹杂在空气里,漫天铺地。
“我早上刚穿上呢!”我笑嘻嘻的回答, 我喜欢美国人不拘小节的直爽。
“Susan,纽约来的,你是日本人?”
“不是的,中国人。”
“中国人跑这么远到冰岛来?”她吃了一惊。
“来看极光的!再过2天我们就走了!”
“5年了, 5年我来了冰岛4次,来看极光,一次都没有如愿!” Susan顿时打开了话匣子,话语中带着一些怨气。“我去年退休了,参加了个摄影团,这次专门来拍极光。明晚就要回去了!”她越说越失望。
“今天天气不错,看样子有戏呢!晚上我们会来这里等!”我很乐观的搭着腔,但心里却越来越没底。
“最后一晚,希望能有好运气!” Susan叹了口气,掏出了块大塑料布往地上一铺,脚架一搁,似乎有种安营扎寨,在这里死磕的意思。
“其实即使我们没看见极光,我也不失望,至少看见了这么美的冰湖,这是我最浪漫的生日礼物了。”我走回老公身边说轻轻的说,再温柔的摸摸他冻的通红的手指。
我望着面前蓝蓝的冰湖,努力的说出些理智的话来,好让自己在彻底失望之时不任性的发脾气。
冰湖边冻了一下午,太阳一落就开车回旅店check-in。温暖的晚饭后女友和Arthur非常疲倦,决定不跟我们再折腾去冰湖,留守在旅店看极光。
8点半,我们全副武装,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摸着黑向冰湖开去。这是最后一搏,明天我们就离开冰湖,再也没有机会拍到冰湖里极光的倒影。
车开了40分钟,我突然发现天边出现了一条绿色的光带,真真实实的绿色,悠悠的飘荡在天边!
“快看啊!极光!真的是极光!!”我拍着车窗大叫起来,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是前奏, 高潮要在两个小时以后呢!”老公也很兴奋,加足了马力往前开去。我斜着眼看看他,觉得字里行间有些暧昧,只是两个穿着像北极熊一样的人在极寒的荒野中激情很难发生。
10点钟时,我们停了车, 打着手电抗了两个脚架向冰湖的岸边跑去。跑到冰湖边上不禁吓了一跳, 密密麻麻的三脚架在冰湖边的山坡上架了一排,全是专业的的摄影师!都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冒出这么多人来。
所有人都关了手电,黑暗中一片寂静只有噼里啪啦的快门声和天空中飘荡的几道绿绿的光。  
我呆呆的望着天空, 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几个月来梦回萦绕的景象就这样真实的出现在眼前,神迹一般。
老公拉着我,绕开人群从山坡上下到岸边,直奔下午已经找好了位置。没时间感慨,我开始很麻利的帮老公装配器材,脚架,像机,镜头,滤镜,线控…
这往往是我觉的最幸福的时刻。两人为着同样的爱好,一起把看到过最美好的景象记录下来,等到老去的时侯再一起看着当初走过的美景,重温当年的温情。
而对于我来说最珍惜的往往不是照片,而是拍摄的过程,是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12点钟,苍穹渐渐拉开了序幕。原本从一个光源散发出来的几道淡淡的光幔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色彩逐渐明朗起来。从薄透的浅绿到饱和的翠绿,边缘透着紫红,面纱一般的光幔不断的在天幕中延展,舞动,好像夜幕里一个神秘的精灵在天穹中挥洒着艳丽的水袖。
美的无与伦比,世界都静止了。
这种视觉的上的震撼对我来说是难用言语表达的。看过双彩虹,雾凇,流星雨,火烧云,飓风…可没有任何一种自然气象能和在眼前的极光相比拟。我想如果我有信仰,我愿意相信眼前看见的便是神迹,也愿意把自己的灵魂寄托给这片神秘莫测的光。
我甚至觉得这个时刻在我对大自然所有的憧憬中已经达到了极致。
老公在旁边没说一句话,全心全意的摄影。我知道他现在一定时最幸福的人。等待这一天等了很多年,研究了那么久的极光预测和气象,就是为了更科学的推测极光会在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现。
我们不是职业旅行者,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奢侈品,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比别人更高效严谨的安排行程,用最短的时间最大几率的抓住昙花一现的极光。
老公就是这样一个不轻易承诺的人,一但承诺,绝不食言。
在极光的照耀下我看着他的背影,我想这一幕在我心中这一辈子也挥之不去了。
一个小时以后,两个相机包已经结了霜,气温极度寒冷。再蹲下看看鞋子,鞋带已经完全僵硬了。
“动动你的脚趾,会冻僵的!”我蹲在地上拽了拽他的裤子。
“别管我,你回车上把其他三块备用电池都拿来!”因为寒冷电池寿命急剧下降,一块电池只能坚持半小时。
我穿过人群的时候,突然被一只手拽了过去。下午遇到的Susan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
“找了你一圈都没找到!你的预言太对了,今晚果然出现了!”她一边搓着手一边兴奋的对我说。仔细一看她连手套围巾都没戴,眉毛都结霜了!
“怎么不戴手套?你会冻僵的!”
“出来的时候太急,一心想着相机,忘了戴手套。大巴车一送这就回旅馆去了!”她说话声里明显打着颤。
Susan和我们住的是同一个旅馆Fosshotel。想在这里看极光,附近旅馆只有3家,难怪定旅馆的时侯那么难,来之前我打了6通电话预订才搞定,原来是摄影团全给包下了。
我飞奔回车里,拿了 两片一次性暖手包,一件我的抓绒上衣,想了一下又拿了三大块高热量巧克力。
黑暗中, 当我在人群中再摸索到Susan时,她的嘴唇都紫了。“没有围巾,用我这衣服将就一下吧!”说完我赶快递上两片暖手包和巧克力。
暖手包在极寒的地方实在太重要了,没有手中的热量,我一个小时都撑不下去。
Susan很感激,给了我个大大的拥抱,一个劲的感谢上帝,感谢今天发生的一切。
我一拍脑袋, 电池忘了拿,又赶紧跑回去拿电池。
折腾了两个来回后,当我再回到老公身边时,人群中突然发出一片唏嘘赞叹的声音。我抬头一看不禁呆了:天哪!原本天空中只有一个源点散发极光, 现在突然多出了5个来!之前的三四条光幔, 现在变成了二十几条。每一条光幔都在舞动,好像沸腾了一样。
极光不是再来自一个方向,仰看360度,绿色的光幔舞动着整个天空!
“再广的镜头也照不下了!光太密了,一张画面上有点乱。”老公不再照了,双手从后面环上来和我一起仰望着天空。
突然觉得人就像地球上固定时间内飘荡着的尘埃。许多人,生在地球上某一个国家里的某一个角落,辗转了一辈子还是停留在那个角落,从太空上看根本不曾移动过。人生也就一次,这辈子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永远也就错过了。
很小的时侯当我抱着心爱的地球仪时我就明白,世界很大,通向自由的门票不会白白得到,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有机会换取在世界上相对的自由。过去的十几年我从没停歇过,其中很多年非常艰辛,一想起来眼睛就会湿。如今自由快乐的生活来之不易啊!
人生是一场修行, 很幸运在半途中遇到一个和我经历相似的人,然后牵着手一起打拼之后的人生, 也一起领略世界的美好。
“好想时间暂停啊!”我哽噎道。忽然觉得人生很短,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看到今天的景象了。
“下次我们去南极, 我带你在船上看红色的极光!问题是三脚架就站不稳,不防抖啊…”老公就是这样, 温柔浪漫的话往往只有前半句。
一个小时后,极光好像落幕了似的渐渐淡去,天地间暗了下来,水里绿色的倒影也消失了。 仿佛精灵收回了魔法, 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离开的时侯,我们紧紧握着手,没有话。内心的充盈和触碰心灵的感动带给我们的是更加坚实的信念――人生很短,但我们一定会牵手领略世界所有的美好。
回到旅馆已经凌晨三点。闭上眼睛,满眼的绿色,梦幻一般。
但我知道, 这已不是梦。  






最后一天醒来,稍稍有些失落,潜意识里已经开始想着回去上班的事了。黑暗中我叹了口气,箱子里摸出工作用的黑莓手机,开机,查邮件。
仅仅走了4天,一百多封邮件,迅速浏览一遍一小半都需要回复。新工作开始才几个月,刚刚上手的业务,人一离开邮件便心神不定。
“跟你说个好消息,我跟23andme那家公司谈的技术转让交易已经成啦!他们愿意签字了!我自己挑大梁的第一个项目哦!”我边看邮件边兴奋的对老公说。
“奖励你今天开车两小时!再带你找个温泉泡泡!”老公也很高兴。他是我最好的兄长和朋友,这么多年来对我学业和事业上一点点的进步都会给我最大的鼓励。
我是个凡人,没有勇气辞职全世界穷游。我又很贪心,学业,事业,家庭,环球旅行一个都不想放弃。对于我来说在旅行的途中得知着来自工作上的小小成绩,是件极爽的事情。因为旅行结束后我马上就会转化到另一个我喜欢的角色里去,而不需要面对一个没有归属感的状态。我知道几个月后我又可以揣着充足的钞票,到世界上另一个角落里开始另一段充实的旅行。
第二天上午的飞机回英国,这一天要开5个小时的车回首都,我们早早的上了路。
在冰岛的公路上开车真是太爽了。笔直的公路,开很久也碰不到一辆车,好像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极好的风景下,老公居然坐在副驾闷头数钱。“我们只剩4000多冰岛币了,找个便宜的饭店吃晚饭刚刚好!”
“4000是多少钱? 我们不是换了几十万嘛,怎么一下就没了!”我提高了嗓门。我对钱没概念,也从不管钱。
“30欧左右吧!是谁吵着要吃海鲜要吃牛排的?还要半生带血的?”
我不吭气了,吃的时侯太爽,完全忘了钱。只剩这点钱泡Blue lagoon是有点悬了。冰岛最著名的温泉是首都附近的blue lagoon (蓝湖温泉),口碑非常好,就是价钱不便宜。
“找个天然的温泉泡泡吧,更贴近大自然呢!”老公和Auther一致提议。
我顿时又来了兴致,说到玩绝不气馁。
公路两旁时常能看到烟雾缭绕的水蒸气,有水蒸气便有温泉。只是碰到深浅合适水温又适中的温泉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路上几个可以泡温泉的位置都因为封路不能前行,只能作罢。车开了近四个小时一无所获。
车子开到离首都最后的一个小镇时,突然看见路边有温泉的路标。我们沿着路标开去,摇下车窗往远处一望果然半山腰上飘着阵阵水蒸气, 硫磺的味道也隐隐传来。 我很兴奋, 立即浴巾往包里塞,准备上飞机前来个最后的享受。
停了车,几个人一路小跑, 顺着路标爬了半个小时的山路。可是快到跟前才觉得越来越不大对劲。硫磺的味道越来越大, 水蒸气也冒的很猛烈,当我们绕过山头走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几个小孩子手里拿着钓鱼竿一般长的木棍,顶端系着网兜浸在一个不大的温泉边上。仔细一看,每个网兜里都是个鸡蛋!
我们吓了一跳,温泉里煮鸡蛋,这水得多烫啊!
男生们想就此打住回旅馆睡觉。 我和女友心不死,最终还是打上了蓝湖温泉的主意。此时此刻,温泉里做个面膜喝个香槟对我们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
软磨硬泡,四人同行。 到达蓝湖时天已全黑,蓝湖温泉在夜幕里泛着乳白的蓝光,加上一周圈的灯光效果十分奢华。
事实上证明蓝湖温泉的选择还是对的。老公和Auther玩的不亦乐乎,两个人满身满脸涂满的池子里乳白色的泥丢来丢去,桑拿,蒸汽,温泉里吃冰激淋,玩的比我们还开心。
两个小时后我已经到达了极限,皮肤开始起皱,脸红脑热。催了很久很久,两个男生依然泡在水里,久久舍不得离去。
第二天上午到达机场的时侯,厚厚乌云向着冰岛大陆的方向飘移过来。我望着机场里大批涌出来兴致勃勃来看极光的游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极光怕是有一阵子不会再出现了!
飞机上老公问我,“下一站去哪里?”
“复活节那周在威尼斯小住,机票都定好了,你忘了?” 我拉开机窗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天穹。
10个小时后,伦敦,在夜幕里闪烁着璀璨绚丽的光芒。







旅行Tips:
1.冰岛旅行主要集中在夏季(户外徒步)和冬季(极光)两个季节。不同时间段旅行的目的可能完全不一样, 功略肯定是不同的。
2.夏季:冰岛是世界上最棒的outdoor天堂。地貌一片翠绿瀑布湖水遍地都是,自然风景绝对没话说。夏季时冰岛中部允许车辆进入,想去徒步登山尽量选择夏季,但是极光和冰川就不用期待了。
3.冬季:有太多好莱坞电影在冰岛的冬季取景,可想而知冰岛的冬季有多不平凡。冬季旅行主要是看冰川和极光。冰川怎么都会看到,但是极光的概率就要看运气了。
4.极光:冰岛的极光是出了名的低概率。并不是极光强度不够而是阴天多云的天数实在太多。 如果实在想在冰岛碰运气的朋友建议要在网上做长时间的气象研究。实在太复杂,这里就不说了。具体问题可以私下咨询我们。
5.住宿:过去10年的旅行几乎都是在booking.com上定的平价旅馆。冰岛首都附近有太多旅馆,平价旅馆设施已经很好,奢侈一点的都自带温泉。想在Skaftafell一带住宿的话旅馆必须早定,因为旅馆只有三四家(booking上只有一家), 基本上一下就被旅行团包下了。http://www.nat.is/travelguideeng/skaftafell_accommodation.htm这个当地的网站旅馆很全, 和booking是个互补,最好打电话预订,邮件再确认。
6.冰岛最经济实惠的住宿方式就是带着睡袋。 冰岛很多很多旅馆都有为自己带着睡袋的旅者提供房间。非常干净,基本设施俱全,但是价钱只有普通房间的三分之一。
7.交通:冰岛交通非常好, 只是冬季开车要小心,路上会结冰,驾车技术要好。自驾是个非常舒服的选择。
8.食物:食材有限,整体食物质量一般。好一点的餐馆都是法国料理。
9.费用:5天行程4人租车,住宿平价标间,冰川徒步,冰洞探险,蓝湖温泉,5日餐馆里晚餐, 无购物,500英镑每人(5000人民币)不包括机票。
10.汇率:英镑(GBP) 对冰岛币 (ISK) 1:190。 人并币对冰岛币 1:19
11.最重要的是:无论什么时侯去冰岛,衣服一定要防雨。
 
原文件来源:bbs.qyer.com/thread-882515-1.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3 www.cicpho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有刊登的新华社及中国影像门户网站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影像门户

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IC简介 | 关于我们 | 我要连接 |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 | 京ICP证010042号
京ICP备13027514号-1 | 可信网站认证 |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34号 | 网上传播视

logo2013 © 中国国际文化影像传播有限公司所有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